第四十一回      楚國即滅,被貶淮陰侯
作者: 楊秀清更新時間:2018-11-26 20:00:27章節字數:2939
漢帝、呂后急匆匆地離去,韓信、殷嬙自然是產生了許多疑惑。喜宴散后,鐘離昧主動告訴了韓信、殷嬙巧遇英布的事情,韓信聽了忽然驚慌道:“不好,楚國要出大事了。”鐘離昧、殷嬙問道:“為什么?英布他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吧!”韓信答道:“不是英布,是樊噲,你跟英布肯定被樊噲跟蹤,所有談話或許全被暴露。昨天宴席上,樊噲鬼鬼祟祟地找到漢帝,不知道兩個說了些什么;結果漢帝當日就匆匆忙忙的離去,肯定是速回長安調兵去了。”
    楚國陷入危機,這該如何是好?韓信、殷嬙說道:“鐘離昧大哥,你快逃命吧!”鐘離昧答道:“我不能逃,是我連累了楚國,連累了楚王一家,我愿意以自己的性命來保衛楚國的安全,楚國在鐘離昧在,楚國亡鐘離昧亡。”鐘離昧如此堅決,韓信也沒有再吭聲了。
    劉邦回到長安,第一時間就速傳了樊噲、蕭何進殿,匆匆問道:“功曹、樊噲,這韓信養兵十萬是要造俺的反哪?兩位卿家可有良策?”蕭何答道:“漢帝,韓信他沒有稱帝的野心,若有這個志向,當齊王那時他早就反了。至于當時被貶去楚地,看得出來他倒心有不甘!目下最好的辦法就是收回兵權、讓他回長安。”樊噲急道:“漢帝,不可不防哪!事不宜遲,就該起兵伐楚。”
   第二天一大早,劉邦就親率四十萬大軍兵伐楚國去了。樊噲率十萬大軍為先鋒部隊,劉邦、夏侯嬰緊跟著,此次的目的就是釜底抽薪、大破楚國。
    消息很快傳入到楚國,韓信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十萬楚軍全交給了鐘離昧,楚王一家同時佯裝被鐘離昧囚禁下了獄。對外面的說法是:“不是韓信要反漢帝,而是鐘離昧要為霸王報仇血恨。暗中操練了十萬兵馬,囚禁了韓信一家,還要殺漢帝以告霸王在天之靈。”此次籌謀道:“鐘離昧若勝,楚國自然還在;鐘離昧若敗,楚國定亡。此次反漢是鐘離昧為報仇血恨,跟楚王韓信沒有任何瓜葛;若城破,韓信最多就落個失察之罪。”
    樊哈很快到達了楚國的彭城,彭城堅守森嚴,似如銅墻鐵壁。樊噲喊道:“楚王韓信,漢帝對你不薄啊!你為什么要造反?漢帝命令我率先鋒兵馬十萬攻入楚國,你還是快快出城投降吧!漢帝他一定會原諒你一時的過錯。”鐘離昧答道:“這里沒有楚王,只有賊人韓信,他一家全被我下了獄。樊將軍如果知趣,還是趕快下馬投降吧!否則我把你跟劉邦小兒、韓信賊人一并處置,以告霸王在天之靈。
   樊噲聽了有點糊涂了,怎么韓信一家下了獄?莫非是自己害了楚王。樊噲一聲令下:“攻城,定要誅殺賊人鐘離昧。”鐘離昧堅守不出,樊噲發起多次沖鋒也未能攻破彭城,倒把自己累得半死,每一次沖鋒都損兵折將。鐘離昧總是居然臨下地萬箭齊發,漢軍已經死亡五萬有余。樊噲一時間十分地煩惱,一點辦法都沒有,算是拼盡了全力。
   劉邦很聰明,下令夏侯嬰率二十萬漢軍繞道楚國的后方都城,隨時準備救援。自己卻率十萬大軍前去與樊噲會合,與鐘離昧耗到底。
   樊噲已是精疲力盡,對劉邦說道:“漢帝,這鐘離昧總是堅守不出,現在已損兵折將過半。聽說楚王一家全被鐘離昧下了獄,唉!是我害了楚王。”劉邦怒道:“你這殺豬宰狗的怎么這么笨哪?這是韓信知道自己沒有勝算玩的苦肉計,讓我沒有理由殺他,他在自保。鐘離昧只有十萬大軍,我們還剩三十五萬,一定要攻破楚國才能回去。我們可以佯裝失敗,誘惑鐘離昧出城迎擊,到時候夏侯嬰二十萬大軍從左右翼殺出,楚國不攻自破。”
    劉邦每次沖鋒陷陣都潰敗而回,鐘離昧有點沾沾自喜了,自認為劉邦不堪一擊,就一平庸之輩沒什么可怕。鐘離昧預估了一下劉邦、樊噲二十萬兵馬余下七萬有余,傷亡十二萬有余,楚軍卻只傷亡了兩萬有余,這是他帶兵以來取得的最大勝利。他開始忘記了韓信所說的堅守不出,被劉邦的氣話誘惑開城迎戰。他自認為樊噲、劉邦一起上,論驍勇也不是自己的對手。如今楚軍八萬,漢軍只七萬有余,而且幾天攻城導致漢軍身體疲勞,此時迎擊劉邦,他必敗無疑。殺了劉邦、樊噲,楚國將成為實力最雄厚的一方諸侯。
     想象太完美,結局往往敗得可憐!鐘離昧剛出城迎擊,夏侯嬰就冒出二十萬大軍從彭城的左右翼殺了過來。已經來不及關城門,二十七萬漢軍就像潮水般攻入彭城。鐘離昧逃往楚王殿,樊噲、夏侯嬰緊追著。無處可逃之時,鐘離昧把劍架在了脖子上,身子一轉自刎而亡。
     劉邦即刻下令進入楚國監獄,把韓信、殷嬙押到了楚王殿上,大聲怒吼道:“韓信、殷嬙,你倆可知罪?”韓信答道:“臣有罪,未能及時發現賊人鐘離昧,他竟然在楚國暗中操練了十萬兵馬反漢。給我一家來了個突發襲擊、防不勝防,把我全家都下了獄。韓信身為西漢的臣子,未能為漢帝分憂,如今犯下了重罪,請漢帝責罰。”殷嬙哭道:“表姨父,不關楚王的事!我們不知道鐘離昧在楚國藏了十萬兵馬,我們一家也無辜受害下了獄,有苦難言啊!”殷嬙邊說邊哭,劉邦只能把殷嬙先放了。大家心里清楚得很,可是韓信太過聰慧,這死罪算是免了!可是劉邦卻記在了心里,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機會除了韓信。
   劉邦即刻下旨道:“楚國暫且取消封王制,所有州郡盡歸西漢管治。鐘離昧造反,韓信作為楚王有失察之罪,即刻押赴京城待審。”韓信、殷嬙總算松了一口氣,接旨道:“謝主隆恩,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      由樊噲押赴韓信的囚車,殷嬙一路上照顧著,算是沒有受到大罪。一路上,樊噲、夏侯嬰都為韓信求情,要求劉邦放了韓信,大漢的存在有一半是韓信的功勞,漢帝可不能不顧及舊情。劉邦聽了很不樂意,只能先忍著。
   回到長安,殷嬙即刻跑去了后宮,見到呂雉就哭哭啼啼。呂雉剛讓殷嬙坐下,殷嬙就訴苦道:“姨媽,我們家韓信冤枉哪!誰也不知道鐘離昧暗中藏了十萬兵馬,人我們都沒見過啊!這賊人突然暗襲楚王府,韓信他兵少抵擋不住,我們全家都下了獄。現在表姨父要向韓信問罪,你叫我怎么活哪?”呂雉安慰到:“表侄女乖,別哭了,我改人找漢帝求情去,求他放了你的韓信就是。”
    呂雉找到劉邦問道:“漢帝,這韓信倒底怎么回事?你打算怎么處置他?殷嬙都鬧到后宮來了,煩死了!”劉邦答道:“呂后,韓信他太狡猾了,演了一出苦肉計,變成了鐘離造反跟他沒有任何關系。他只是失察之責,要殺他很難平息眾人的口舌。”呂雉笑道:“既然殺不了就放了他,罷了他的兵權,不要給他太多的封地,把他貶為侯爺,量他也掀不起風浪。”劉邦笑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,我囚境他是想了解有多少人為他求情?他有多少黨羽?”
    韓信入獄的的消息很快傳遍大江南北,各路諸侯心有不平。沒有想到收到的第一封信竟然是彭越寫的,還有點猖狂,信中寫道:“漢帝,韓信他為西漢建立了赫赫功功,你竟然要誅殺有功之臣!這天理何在?你怎能讓諸侯們安心?”信函一拆開,劉邦就氣得跳了起來。英布也有點過火,信中寫道:“鐘離昧他并無造反之意,漢帝又何必趕盡殺絕?楚王他對大漢是忠心耿耿,漢帝你就高臺貴手放了他吧!”劉邦怒道:“功曹,這英布我對他不薄啊!我沒找他算賬,他竟然先責怪起我來了。”還有藏荼的書信,意思都差不多,都是責怪劉邦的意思!朝庭內還有上千封求情信,看來這韓信殺不得。蕭何答道:“看這口氣,彭越、英布、藏荼將來必反,漢帝你還是先下手為強吧!這韓信暫時找不到殺他的理由,你就先放了他吧!”
     劉邦通知御書房草擬了一旨,宣令官到監獄中宣道:“漢帝有旨,即刻放韓信出獄,封韓信為淮陰侯,留任長安。沒有漢帝的旨意不得到淮陰封地上任,不得進宮面圣。準在家多休養,多學習琴曲書畫。”
    韓信表面封侯,實則被軟禁于長安一別院。不管怎樣,準算逃過一劫,一家人算是團聚了。
為該書點評
溫馨提示: 請文明發言
系統已有0條評論
  • 最新評論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牛气冲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