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、尾聲
作者: 于仙田更新時間:2018-11-25 09:53:09章節字數:3515
尾聲

  又是一年芳草綠,依然桃花十里紅。

  柳家灣、桃花溪新農村建設竣工了,邀請陶、柳兩家人各自回村里剪彩。

  柳家灣新農村建設的投資者主要是“富水集團有限公司”和柳燕舞一家人;桃花溪的新農村建設的投資者主要是陶桃兒“桃花溪農貿有限公司”和陶淵平一家。

  陶淵平和胡雪麗、花兒和陶愛愛回到了桃花溪。此時的桃花溪更美了,山清水秀人精神,走在鋪設的水泥的大街路面上,遙望著河兩岸的排排風景樹,讓人心曠神怡。

  在老家里,他們一家人參加了一場特殊的婚禮,這就是陶明明和陶燕兒、陶桃兒和桃源博舉行了婚禮,婚禮就在剛剛竣工的桃花溪冷藏廠大廳里舉行。

  當陶桃兒代表家長講完話后,喜洋洋婚慶公司的主持小姐讓她和陶淵博留步。主持小姐對陶桃兒說:“陶董事長,趁著這大喜的日子,我想問您幾個問題,行嗎?”陶桃兒微笑著點點頭。

  “您是桃花溪的黨支部書記、村委主任,又是‘桃花溪農貿公司’董事長,您是桃花溪真正的當家人,桃花溪能有今天的全新變化都是您的功勞!請問您今后有什么新的打算?”

  “功勞不敢當!至于打算嘛,您可以問毎一個在場的桃花溪人,他們都知道!”

  嘩……全場響起了一片掌聲。

  “聽說,您跟大叔也領了結婚證,是這樣嗎?”

  “是的。”陶桃兒顯得很平靜。

  “那您準備什么時候舉行婚禮?”

  “俺倆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了,兩個人的工作都很忙,儀式就免了!”

  “您,能跟大伙兒說說您對大叔的評價嗎?”

  “善良,樸實,有知識,膽小,一根筋兒!”

  嘩……又是一片掌聲。

  主持人又轉向陶淵博:“大叔,您對董事長的評價能跟大伙說說嗎?”

  “……數數……風流人物,還還看今朝!”

  陶桃兒立馬在陶淵博腳上偷偷跺一腳,只聽得:“媽啊……這這是毛毛……主席他他老……老人家說的嘛……”

  嘩……

  哈哈……

  掌聲、笑聲響成一片,聲浪沖出大廳,漫過山嶺,向遠方溢去……

  陶愛愛悄悄問花兒:“媽媽,您啥時候跟爸爸舉行婚禮啊?”

  花兒臉上泛起兩篇紅暈,她說:“兒子,你得去問你爸爸啊。”

  陶愛愛說:“好的,不過,媽媽,您和爸爸的婚禮必須交給俺去辦,好嗎?”

  花兒笑美美的,輕輕點點頭。

  柳家灣的慶典活動是和柳家灣河北合在一起舉行的,因為由“富水集團有限公司”投資建設的富水河大橋也剛好竣工了。慶典活動由柳家灣當家人柳不群和柳家灣河北的當家人共同主持。

  柳燕舞和胡雪美帶領著家里十幾口子來到了會場里,跟柳青、尚仁壯兩家人坐在最前排。

  柳青代表著尚仁壯董事長發表了講話:

  “俺和尚董事長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三十多年前俺倆在俺老師的指點下開始了創業,拚搏了三十多年,走到了今天!當然,今天公司能有這樣的規模和局面,是與公司里所有的人的努力分不開的!”

  “咱們有錢了,干啥呢?就要為家鄉做點事,為父老鄉親做點事,這才是正經之道!因為這里是咱的故土,咱的根在這里啊!俺生在這里,長在這里,喝著這富水河水、吃著高山鎮的五谷雜糧長大了!俺為家鄉父老鄉親做點事,也就是為咱這個還不富裕的國家分擔點啥,是應該的,就跟兒子要贍養父母一樣,是天經地義的,沒有啥值得炫耀的!可是啊,有些人有錢了,不知該干啥了,又要移民歐洲又要移民北美的,你的根在那兒嗎?你去是為了啥?說穿了,人家那兒好,你是想去享受去!可是,人家那兒好,是人家祖祖輩流血流汗建設好的啊!你為啥不能憋住勁兒也把咱的家鄉、咱的國家建設得也跟人家一樣的好呢?沒有根在,你就是出去了,也是飄飄搖搖的沒有腳跟啊!”

  ……

  柳燕舞代表一家人發言,他說:

  “……是的,剛才柳青老哥哥說得太對了啊!咱們人人都要記住了,要好好工作,有錢了,要為家鄉、為父老鄉親、為社會做點實事,別去干些讓人笑話的傻事啊!”

  ……

  柳書、花兒的婚禮由兒子陶愛愛、女兒柳朵朵給親自操辦,風風光光的,來參加婚禮的人都被感動了。

  婚禮進行到高潮時,在舒緩的音樂聲里,柳朵朵聲情并茂地朗誦道:

  ——三哥,今天是五四青年節,你說你要去參軍當兵,去前線教訓小霸王。俺一聽你這話,俺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兒上了!三哥,你可知道花兒的心嗎?三哥,花兒離不開三哥啊!

  ——今天是畢業班學生離校的日子,那個男生給俺寫了一封信,他說他喜歡俺,俺就給你看了。三哥,沒想到你一下子就火了,還要去找人家拼命!傻樣兒,人家早就離開學校回家了啊,俺不搭理他不就行了嗎?三哥,俺就喜歡你這個樣子啊,俺是你的哩,別人誰也搶不去的。

  ——今年的高考又沒有戲了。俺知道,俺是心里有鬼,俺天天想著三哥,一時不看見三哥,俺就跟丟了魂兒似的。三哥,也是名落孫三啊,三哥你也是天天想著俺嗎?

  ——三哥,俺一個人在上海,天天想你啊!俺不能天天給你寫信,俺就給你寫日記,把俺想說的話寫在里面,唉,俺啥時候才能回去啊?三哥,俺想你啊!

  ——三哥,今天接到了爸媽的來信,說讓俺在20號,也就是陰歷臘月十八日前趕回老家打發三姐骨朵出嫁,三哥啊,骨朵是跟誰結婚啊?俺心里嘭嘭跳個不止,三哥不會是跟你吧?啊啊,如果是跟你,俺還能活嗎?老天爺啊,你睜睜眼吧,三哥他不愛三姐骨朵的,是愛俺的啊!三哥,俺睡不著了,老是做噩夢啊!

  ——俺死過一會兒了。三哥跟三姐結婚了,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愛的人被別人奪走,而這個人又是俺的親姐姐啊!媽媽啊,都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,你為啥不替俺花兒想一想啊?俺知道,三哥也是被逼無奈的,俺能看出來,三哥痛苦,三哥依舊愛著俺花兒!

  三哥啊,此生不能做夫妻,只有來生了啊!

  花兒俺這一輩子不會再嫁他人了!

  ——三哥啊,你知道嗎?在俺被蛇咬了你擼起俺的褲腳俯下身子給俺用嘴往外吸毒的時候,俺是何等地幸福啊!俺知道,三哥深愛著花兒,為了花兒三哥可以去做一切事兒的!好幸福啊,三哥,此生花兒不嫁也值得了!

  ——在醫院里,當我們倆躺在病床上的時候,三哥,你知道花兒在想啥嗎?俺在想,三哥為了俺連命都不要了,這是個多好的男人啊!如果這是躺在新婚的家里該有多好啊,可惜啊,三哥,花兒今生和來生都永永遠遠愛你。

  ——三哥,你知道嗎,咱們有孩子了啊!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,俺都要生下來,這是咱們愛的結晶啊!花兒知足了,花兒今后有咱們的孩子相伴了,花兒不再孤單了,三哥,花兒謝謝你了!

  ……

  柳書聽著女兒讀著花兒這些日記,想象著自己住院的日日夜夜,花兒沒白天沒黑夜地在讀著這些日記給自己聽,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淌下來。柳書緊緊抱著花兒,花兒輕輕為三哥抹去淚水。柳書說:“花兒,三哥生生世世都會愛著你的,三哥是你的啊……”花兒點點頭,眼里也淚花閃閃的。

  胡雪麗、胡雪美也被感動了,淚水淌個不止,她們也深深地陷入到自責中。

  ……

  幾天之后,柳畫回到家里帶給大家一個好消息:張慶芳被抓起來了!

  原來國家開展了“打老虎,打蒼蠅”的活動后,有一天,張福根把多少年來整理的那本記錄雙手遞給孫子,他說:“俺就不信共產黨會不捉這些貪官臟官狗官,俺就不信正不壓邪啊!”

  張福根的孫子張正義大學畢業后在市里紀委工作,是啥子科的副科長。

  接著,市里和縣里紀委聯合調查組開進了開發區的蛇妖山村里,不久張慶芳就被帶走了。后來張慶芳在省里公安廳的姨表弟兄李濤也被雙規了。

  柳燕舞說;“那句古話叫啥來著?對對,多行不義必自斃啊!”

  陶淵平放下手里棋子,接著說:“人生啊,就像是下象棋,一步不慎,全盤皆輸啊!”

  胡雪麗說:“你們都聽聽,這兩個老家伙說這話,還真像個那啥子家,唉唉,是啥子家來著?”

  “啥子家?是倆老伙家吧?”胡雪美說。

  大家一聽倆老太太的對話,都大笑起來。

  笑聲溢出窗外,飄蕩在天空中,越飄越遠……


(全文完)

(這部長篇小說于2014年春天開始動筆,2016 年10月27日完稿,一邊寫作,一邊修改,歷時兩年多完成創作。)

作者簡介:于仙田,筆名有野老、都市耕牧人、五龍河畔等,1959年出生于山東省海陽市西石現村,1977年參加教育工作,泰安師專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,現為中學高級教師(副教授)。2010年開始文學創作,在《齊魯文學作品年展2016》《青島文學》《青島當代文學》《當代小說》《霞光》《海陽文藝》《芝罘文藝》《煙臺晚報》等報刊雜志和各大文學網發表文學作品200多萬字,主要從事中短篇小說的寫作,代表作品有中篇小說《潘精華和他的學生》《啊,大山作證》等,短篇小說有《賠了夫人又折兵》(又名《擇校》)《收獲季節》《那人•那狗》等,長篇小說有《郭城摔面傳奇》《歲月如歌》等。其小說創作的地理性標志是“高山鎮”和“富水河兩岸”,推崇嚴肅文學和鄉土文學,被文學網上圈內朋友稱為“新山藥蛋派”作家。目前,于仙田是山東省小小說學會會員、煙臺作家協會會員、煙臺散文協會會員。
為該書點評
溫馨提示: 請文明發言
系統已有0條評論
  • 最新評論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牛气冲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