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傾軋最美(大結局)
作者: 毛豆喝咖啡更新時間:2020-01-22 15:26:30章節字數:9470
    “酒有那么好喝么?”凌煙的手輕輕撫摸著羿景珺的臉,從濃濃的眉、高挺的鼻梁到厚薄正好的唇,一寸一寸的,毫無遺漏。¥℉頂點小說,

    “!”她的手指被兩排牙齒緊緊咬住了,一雙看著還有些沉醉的,卻歡喜的不得了的眼睛,可憐兮兮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疼!你屬狗!”凌煙另外一只手拍在了羿景珺的頭上,眼淚卻止不住地落下來。

    不是手指痛,是心痛!

    “這里疼,疼的沒有知覺了!濒嗑艾B指著自己的心口,潮濕的眼珠一眨不眨,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,還是真的看見凌煙了,只知道要抓住一切機會表白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你推開我、不要我的!绷锜煶槌霰灰У氖种,甩了甩。

    “推開你之時我覺得自己很偉大,推開你之后我覺得自己很悲慘!濒嗑艾B把自己的頭移到了凌煙的腿上,這樣舒舒服服的躺著是他想了一千遍、一萬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偉大到底好了!绷锜熛胍崎_他。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,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抓住你,卑鄙也好、自私也好,無恥也好,我已經不管不顧了!濒嗑艾B想要爬起來,他已經不滿足只躺在溫暖上了,像被貓抓的難以忍耐的灼熱燒烤著他。

    他要在瘋狂中獲得最大的滿足。

    “!”起身到一半的羿景珺天旋地轉,腦袋的疼痛感讓他無法繼續支持,宿醉之后無力的身體再次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老實呆著!绷锜煼鲎◆嗑艾B。給他頭下塞了枕頭。

    “這個,我保管了!濒嗑艾B從一開始最想干的事情,在凌煙附身給他塞枕頭的時候完成了。

    他伸出兩只手。果斷地從凌煙的耳朵上取下了鳳凰形狀的耳環,直接壓到了自己的身子下。

    沒有了這個東西,凌煙也就不會再從他身邊消失了。當然,他想和凌煙一起消失的時候除外。

    主動權,必須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很可惡!”凌煙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我很可愛!濒嗑艾B雙手枕在頭下,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安心了。

    半個月后,羿瑞病情突然加重。在煎熬數月之后,油盡燈枯。

    回光返照之時,他將母后和鄭貴妃叫到了身邊。一手拉著一個,把自己一生中絕無僅有的一次,最真誠的懺悔送給了兩個和自己最親近的女人:“母后、愛妃,當年都是朕的錯。讓母子分離、婆媳結仇。你們看在朕的份上,把一切都忘了吧,珺兒已經回來了,他和宸兒都是擎天之柱、大廈棟梁,既沉穩持重,又鳳表龍姿,不管哪個繼承皇位,朕都放心!

    說完這些話。羿瑞安心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生前已經因為優柔寡斷造成了天下大亂,亂的他自責、心痛、悔恨。如今。他累了,累得什么也不想管、不愿管了。

    他要放手了,將千年萬年大計交給了太后和皇后裁斷。

    他生前下的最后一道詔書,是冊封鄭貴妃為皇后的詔書。

    至于皇帝,誰想當、誰能當,都跟他無關了。

    當晚,太后分別召見了兩個孫兒。

    感情上,她跟羿景宸更親近;真心的,她希望羿景宸能繼承皇位。

    “宸兒,你對這件事怎么想?”太后看著高出自己一頭的孫兒,對他臨危之時處置能力深感欣慰和自豪。

    “太后,自古以來皇位當然是傳長傳嫡,五哥是不二人選。還有,我最喜歡的人是祖母,等我和雨兒生下幾個像我一樣可愛的小娃娃,在后宮陪祖母一起玩多好啊,您不喜歡么?”羿景宸的狐貍眼又開始放電了。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!碧蟠认榈男α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之后,羿景珺來到鳳儀宮。

    “孫兒,你對皇位的繼承如何看?”太后又問出了同樣的話。

    “太后,六弟肯定是唯一合適的人選,他深諳為官之道,從小行走在朝廷內外,內政外交無不嫻熟,解救京城之圍深受舉國擁戴,本人才智超群!濒嗑艾B把所有的功勞毫不吝嗇送給了羿景宸。

    這一點,他和凌煙一樣一樣的,傾軋、坑弟,無所不能、無所不用。

    弟不下地獄誰下地獄!

    聽到這樣的回答,太后又是慈祥的一笑。

    這一笑,她真的放心了。

    羿家傳到這一輩,兄友弟恭,伯歌季舞,她再無遺憾。

    第二天,羿景珺手里拿著蓋了玉璽的傳位詔書,在羿景宸的嚴密監督下,向著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邊,跟著凌煙。

    “討厭,為什么凌大小姐沒事,雨兒偏偏被太后叫走了!濒嗑板泛懿粷M自己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廢話,登基大典這種特殊又喜慶的日子,皇后當然要跟在我的身邊了!濒嗑艾B得意洋洋,伸手拉住了凌煙,當著羿景宸的面秀起了恩愛。

    自從穿越一次之后,他發現自己不明不白地喜歡上了現代的生活,尤其是那里人們之間在大街上都敢光明磊落的表達自己感情的一面,讓他非常向往和羨慕。

    “你們住手!皇帝和皇后了不起么?”羿景宸拉下臉,一肚子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哎,就是了不起怎樣?氣死你!”凌煙在一邊點著火,她今天不把羿景宸氣瘋了,就不姓凌!

    羿景宸歪著眼瞪著凌煙。

    “別瞪,我怕你,我心慌!”走在羿景宸身邊的凌煙一個慌神,腳步霎時站不穩了,身子一個趔趄,倒向了羿景宸。

    羿景宸立即伸出雙手,面向凌煙,接住了半倒的嫂嫂兼大姨子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。他還不忘雙眼看了看羿景珺。

    五哥依然保持著剛才的身形,什么也沒干,什么小動作也沒有。

    羿景宸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關切地問:“皇后娘娘您沒事吧?”

    凌煙譏諷著笑了:“沒事。本皇后腳被裙擺纏住了,心又被你嚇了一下,幸虧靖王你了,要不然我肯定會跌倒,該怎么謝你才好呢?”

    “沒事沒事,自家人這不是應該的么!濒嗑板肥莻標準的雙面臉,只要五哥和五嫂不害他。一切都好說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,快點走吧,到時候了。別讓我耽誤了!绷锜煷叽僦。

    羿景宸一臉的狐疑,對繼承王位一直推三阻四的凌煙什么時候也這么主動了,難道皇后的寶座對她產生強烈的吸引力了?

    “慢著,六弟。你剛才抱了我的煙兒。怎么也得賠償我一點精神損失費吧?”羿景珺說的風輕云淡,臉色卻陰沉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說多少?”羿景宸好人算是白做了,早知道任憑皇后摔出個五顏六色來,他都不會眨一下眼。

    但他這個時候什么也不想爭論,他********想著押著五哥去完成登基大典,然后自己才能徹底自由。

    “四百兩!濒嗑艾B理直氣壯,好像羿景宸真的做了愧對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登基大典結束了我馬上給!濒嗑板番F在不管聽到多少銀子他都給,坑銀子比坑一生強百倍千倍萬倍。

    羿景宸停了一下。讓羿景珺走到了自己前頭,他從現在起。要一眼不眨地盯著五哥,小心提防他在最后一刻使詐。

    終于,鳳汐國新任皇帝登基大典開始了。

    早已準備就緒的眾大臣在羿氏兩兄弟步入大殿時就高呼“臣等恭迎福王、靖王!”

    他們知道,新皇帝肯定是這兄弟倆中的一個,雖然靖王一再暗示,皇帝的不二人選是福王,但圣旨一刻沒有宣讀,就存在一半的變數。

    禮多人不怪,還是多個心眼,不偏不向地對待這兩個魔頭兄弟吧,省的最后自己落埋怨。

    “張之用,宣旨吧,”羿景珺把手里的圣旨交給了張之用,父皇最信任的公公,被兩兄弟推舉出來宣讀即位詔書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運,靖王羿景宸人品貴重,堪當大任,立為新皇,欽此!”張之用的長腔久久回旋在殿內。

    “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羿景珺帶領全體朝臣跪在了羿景宸前面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?停停停,圣旨給本王!濒嗑板繁牧似饋,他什么時候又被坑了?

    “是,請陛下過目!睆堉霉,挪著小步,恭恭敬敬把圣旨舉過頭頂,送到了羿景宸面前。

    羿景宸一把奪過圣旨,眼睛跳過開頭一行字,直接落在了中間的名字上,碩大鮮紅的羿景宸,一字不錯,分毫不差!

    羿景宸的眼睛憤怒地瞪向了羿景珺。

    圣旨肯定是被他掉包了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一直跟著他,眼神沒有離開過他。

    不對,有一瞬間的功夫,他的目光離開了他。

    在接住即將摔倒的凌煙的時候。

    羿景宸的眼神帶著寒氣,帶著利刃出竅的鋒芒,掃向凌煙。

    凌煙一臉無辜,搖搖頭,聳聳肩。

    笑了。

    羿景宸跳起來了,他推開眼前的太監,無視驚訝的朝臣,奔向了剛才那間凌煙摔倒的屋子。

    整間屋子整潔干凈,桌面上、凳子上打眼能看到的地方空無一物,跟自己剛才看到的一模一樣,并無異常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四下轉動著,狐貍樣敏銳的心思開始轉圈了,到底在哪里出錯了呢?

    暮然,他看到了前邊的一個半人高的大青花花瓶。

    走過去,毫不遲疑,意料之中,他伸手從里面掏出了一個卷的規規矩矩的明黃色卷軸。

    迎空揚手,卷軸“刷”地一聲打開。

    正中豎寫的“羿景珺”三個大字讓他狂吼一聲!

    他被算計了,被那個一直和五哥傾軋的女子算計了。

    只是這一次,人家夫妻兩個聯合算計了他,算計了他的一生!

    既然他們不仁,就不要怪他不義了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大殿內的羿景宸,已經把心放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他早就養成了臨危不亂、處驚不變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眾愛卿,既然父皇把重任交給了我,我就不再推辭了!濒嗑板凡粦押靡獾乜戳唆嗑艾B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行皇帝尚未安葬,朕要護送父皇棺槨入葬,朝廷的事情,繼續由福王攝政打理吧!濒嗑板繁Q幾聲,對父皇的孝道、對兄長的信任,贏得了所有人的交口贊譽。

    “萬歲,臣遵旨!濒嗑艾B恭順地接旨了。

    兄弟兩人彼此算計的眼神中碰撞了。

    眾人都退下后,靖王羿景宸,不,現今的皇帝悶悶不樂地問:“為什么要算計我?”

    凌煙嫣然一笑:“從我們第一次見面開始,我和他就勢不兩立,這個仇我總要報吧,既然在他身上報不了,我總要找個人出出氣吧,誰讓你是他親兄弟呢,所以就~~~”

    “對了,陛下,你剛才還欠我四兩銀子呢,兌現吧!”羿景珺毫無廉恥心,向著羿景宸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是四百兩?”羿景宸問。

    “你問她!濒嗑艾B把問題推給了凌煙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被你哥哥害了四百兩銀子!绷锜熓冀K沒有忘記當年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你們夫妻的愛恨情仇讓我出血!濒嗑板窂氐讛〗o他們了。

    凌煙又好心地提醒:“陛下,其實吧,你要是帶著凌雨那個小家伙,就不會有事的,那個倔頭,一定會把圣旨緊緊抱在自己懷里的,你說對吧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們和太后聯手了?”羿景宸到這個時候終于想明白了,太后為什么會無緣無故在這個時候把凌雨叫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才想明白?”人家夫妻倆同時送他一個傻瓜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無良夫妻,我~~~我~~~~我滾!不想見你們!”羿景宸的聲音還在,人影已經沒有了。

    他,要找到凌雨夫妻兩人抱頭痛哭一場,然后,他們還要做點什么。

    秋后算賬,算一輩子的賬。

    天敵夫妻算什么,還有天敵兄弟、天敵姐妹的賬可以算,

    傾軋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就是他坑他,她坑她,羿景宸不相信,以他和凌雨的聰慧,斗不過羿景珺和凌煙。

    所以,兩兄弟和兩姐妹之間的爭斗,還有一輩子可玩呢!

    當夜,睡到半夜的羿景宸突然被驚醒了,他做起來的時候,看到了和他一樣坐在那里發愣的凌雨。

    “雨兒,你怎么了?”羿景宸頭皮發麻,他估計凌雨和他愁的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不是該找人看住那兩個壞蛋?”凌雨心服口服地把自己的姐姐和姐夫放到了壞蛋的圈里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是不是已經晚了?”羿景宸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被騙當上皇帝了,和那兩只賊狐貍相比,他只能算一只還沒有出道的笨狐貍。

    “啟稟萬歲、皇后,福王送進宮了一份加急奏折,囑咐老奴在萬歲醒來的時候一定要轉交到!睆堉迷陂T外輕聲稟奏著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羿景宸和凌雨同時嘆息,鳳汐國的江山除了靠他們自己,誰也靠不住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一份所謂的加急奏折,不過是一張紙,上面用口紅寫著一行小字:“我們的人生是用來享福的,你們的人生是用來干活的!”

    從那以后,羿景宸和凌雨每過幾個月才能見到凌煙和羿景珺一次,并且每次見面,羿景珺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。

    說一些奇怪的、聽不懂的話,做一些駭人聽聞的、沒頭沒尾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四個人,包括顧家、凌家所有人的人生都變得更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自然,鳳汐國也更加強大了。(未完待續。)
為該書點評
溫馨提示: 請文明發言
系統已有0條評論
  • 最新評論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牛气冲天 东京快乐8开奖正规吗 手机玩麻将哪个最好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2019 陕西11选5规则 彩票深圳风采官方网站 北京pk10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湖南哈哈麻将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一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即时比分足彩比分 时界门之将军 贵阳沐足带服务的 国际棋牌网站 3d开奖试机号 浙江11选5一规则